徐翔離婚鬧劇刷屏!210億資產凍結 110億罰款誰背?私募一哥妻子能分50億嗎?

時間:2019年08月09日 09:51:44 中財網
  自五個月前私募大佬徐翔的妻子應瑩提出離婚以來,輿論圍繞他們的話題時不時會上熱搜。而8月7日應瑩在七夕發表了一篇文章,再度引爆輿論。

  8月7日七夕節,農歷七月初七。徐翔的妻子應瑩,在自己的公眾號發布文章《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再度刷屏互聯網。該文交代了自己的近況,提出了自己堅決要與徐翔離婚的訴求。

  徐翔發家史
  應瑩生于1979年,較徐翔小兩歲。1998年,兩人相識于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證券營業部。該營業部正是徐翔發家之處。

  上世紀90年代中期,18歲的徐翔放棄高考,成為一名專職投資人。徐翔自稱“家境非常普通”,然而在他入市之初,父母就給他提供了3萬元初始資金,這在當時并非小數目。

  幾年之后,徐翔聲名鵲起,寧波銀河解放南路營業部正是其發跡之地。當時,在該營業部4樓的貴賓室里,有專門做超短線的“三大高手”,徐翔正是其中之一。三人手握三四千萬資金,在當時的熊市中,占據了營業部的絕大部分成交量。

  幾個人的操盤風格十分兇猛,洞悉莊家動向,果斷吃進,火速撤離,市場將他們稱為“寧波漲停敢死隊”,甚至出現了“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說法。而徐翔則更勝一籌,贏下了“寧波漲停敢死隊舵主”的稱號。

  市場傳言,在寧波的幾年,徐翔至少獲利20億元。2005年,徐翔從寧波遷至上海發展,經歷了A股的一波大牛市。四年后的2009年他成立了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直至2015年。這一年,徐翔的澤熙投資管理資金規模接近200億元。

  但隨后在寧波給奶奶祝壽后回上海的跨海大橋上,徐翔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而徐翔身著白色大褂被捕照,也一度成為坊間熱議的話題。

  2016年12月5日,徐翔在青島中院走上審判席,被指控操縱證券市場罪,最終獲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110億元,沒收非法所得90億元。

  據證券時報報道,徐翔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大恒科技寧波中百東方金鈺文峰股份華麗家族、長航油被凍結。

  其中除華麗家族是由澤熙投資旗下投資企業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別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徐翔夫婦離婚案面臨四難
  對于有觀點認為,應瑩于此時提離婚。為的是加速資產的甄別和分割。

  但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國華律師指出,依據相關報道,應瑩在2019年7月31日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做筆錄的時候,再次確認本案只需要法院處理離婚和撫養權,財產問題另案主張。那么,黃浦區人民法院本次審理的離婚案應該是不涉及財產處理的。所以,我認為,并不能得出離婚案的開庭或者離婚后對于徐翔凍結資產甄別有加速的效果的結論。

  對于徐翔夫婦的這場離婚案,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厲健律師表示,徐翔妻子應瑩起訴離婚是其法定民事權利,此案之所以引發廣泛關注,不僅僅因為徐翔曾經是叱咤風云的“股神”,更是因為此案所涉財產金額特別巨大、法律關系錯綜復雜,“解鈴還須系鈴人”,此案的關鍵在于司法機關對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

  厲律師分析稱,應瑩離婚案主要面臨“四難”:
  一、依據先刑后民基本原則,在青島中院對徐翔案涉財產甄別、罰金追繳尚未完成之前,離婚案審理法院可能對本案訴訟中止,或者向原告依法釋明后,對離婚和子女撫養的訴請求先行裁決,案涉夫妻共同財產爭議另案處理。

  二、在刑事案件終了后,徐翔家庭共有財產與夫妻共同財產的甄別和分割,也可能引發民事訴訟,導致離婚案件夫妻共同財產分割按下“暫停鍵”。

  三、如果徐翔在獄中,明確表態不同意離婚,法院通常會判決不準離婚,應瑩需要在六個月后再次起訴。

  四、徐翔可能面臨操縱證券市場民事賠償索賠訴訟,因此,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過程中,或有賠償款預留事項存在重大爭議。

  巨額罰款誰來背?

  那么110億巨額罰款由誰來背?二人的夫妻共同財產究竟如何分割?

  對于罰款,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王智斌律師認為,刑事判決中涉及的罰金是刑罰的一種,是對犯罪人個人進行的處罰,因此,罰金應屬于個人債務而不是夫妻共同債務。徐翔夫婦剩余共同財產分割完畢后,由徐翔以其分割所得的個人財產繳納罰金。

  換言之,如果夫妻共同財產對等分割,那么應瑩有可能可以分得一半左右的財產,而徐翔應以其分得另外一半財產繳納罰金。

  對于資產凍結問題,王智斌律師認為,如果徐翔還涉及新的未審結刑事案件,那么剩余財產中是否存在違法所得尚需甄別。僅在目前已判決的案件中,在徐翔違法所得已經上繳的情況下,剩余財產不存在需要甄別的問題。但對于夫妻共同財產認定,王智斌律師認為,需要雙方舉證證明財產歸屬,如果涉及到第三方,情況就更為復雜。

  應瑩真能分到50億財產?

  那么應瑩有可能分得的一半財產究竟有多少呢?按照應瑩自己的說法,沒收90多億元的違法所得后,徐翔一家大約還有逾130億元左右的凈資產。應瑩認為,這部分資產屬于雙方共有的合法財產,自己應該分得一部分合理的資產。如果要分割資產,她能獲得超過50億元。

  但按徐翔母鄭素貞的說法,徐翔17歲時向其借了3萬塊錢炒股,此后母子的資產一直沒有分割。另外,徐翔所涉及到的幾家上市公司也是由徐翔父母分別持股。這些財產最終是否被界定為夫妻雙方共有財產還存在一定變數。

  而根據第三方企業征信信息查詢軟件啟信寶的數據顯示,徐翔夫婦大部分公司實際上在徐翔父母名下。

  啟信寶顯示,徐翔任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東兼總經理,其名下關聯企業4家,其中擔任法定代表人的4家,擔任股東1家,擔任高管3家,實際控制0家企業。在上海澤熙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兩家徐翔擔任法人代表的公司中,應瑩也有任職,分別擔任監事。

  啟信寶顯示,應瑩關聯公司也有四家,她是上海澤煦投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兩家公司的股東,并在三家企業擔任高管,實際控制有一家企業,上海澤煦投資有限公司。不過,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的股權結構顯示,應瑩持股58%,鄭素貞持股42%,資料顯示,鄭素貞是徐翔的母親,任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

  雖然徐翔和應瑩名下公司都不多,但是徐翔父母名下企業卻不少,其中徐翔母親鄭素貞名下關聯企業11家,擔任法定代表人2家,擔任股東11家,擔任高管4家,實際控制企業達6家,包含徐翔擔任股東的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澤熙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徐翔父親徐柏良關聯企業9家,其中擔任法定代表人4家,擔任股東9家,擔任高管4家,實際控制企業達8家。

  除了澤熙投資管理外,還有哈爾濱八達置業有限公司(間接參股)、寧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間接參股)、寧波三江干水產市場經營有限公司(間接參股)。

  其中寧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2014年徐翔以父母之名入主寧波中百,但在一年后,徐翔就遇上了牢獄之災。今年一季度,徐翔表哥馬信琪母親鄭素娥買入329萬股股份,位列寧波中百第9大股東。(東.財)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谁有乐利时时彩开奖号码链接